陈煜波也指出,香港和澳门人才流入、流出基本上是国际化的,他们从全球吸引人才;广州和深圳净流入的几乎都是粤港澳大湾区之外的国内人才;东莞、佛山、珠海人才基本上都是在大湾区内部流动。未来区域内的港澳与广东省之间的人才流动性还需要加强,要将更多港澳所吸引的国际高端人才引流到更广阔的大湾区腹地。“现在随着广深港高铁、港珠澳大桥的开通,在基础设施方面已经有了相应的支持,未来进一步的突破需要在政策和通关便利性上加强。”陈煜波分析。

换言之,基本上如今买得起手机的人也都人手一台,智能手机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。